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柳观峪村莲花山

2023-06-01 18:43:26 24

摘要:此文发表于2020年3月4日《秦皇岛日报》柳观峪村的老槐树横亘秦皇岛北部的祖山山脉,连绵起伏的群峰因流水侵蚀形成许多山谷,当地人称为“峪”,这一带颇多带“峪”的地名,柳观峪就是其中之一。远山柳观峪村隶属海港区石门寨镇,位于三面环山的河谷中,...

此文发表于2020年3月4日《秦皇岛日报》

柳观峪村的老槐树

横亘秦皇岛北部的祖山山脉,连绵起伏的群峰因流水侵蚀形成许多山谷,当地人称为“峪”,这一带颇多带“峪”的地名,柳观峪就是其中之一。

远山

柳观峪村隶属海港区石门寨镇,位于三面环山的河谷中,村西北的山曰莲花山,山顶有南天门,明长城自山上蜿蜒而过。据查证,柳观峪成村于明崇祯年间,因此地是个山谷、又有长城关口,故名有观峪,后谐音成柳观峪。岁月走过数百年,如今柳观峪村一些年头久远的老院子仍有人居住,古朴的老屋和门楼带着厚重的沧桑感,述说着小村的前世今生。

老宅院

村中有一棵树龄700年的国槐,干围4.2米,树高22米,树的大半已经枯死,只有西侧一枝顽强地活着。初夏去时活着的那一枝绿意盎然,与粗大的枯枝毫不违和地共生共荣着,仿佛历史的古与今、新与旧。这次再去,古槐上面的枯枝都被锯掉,只剩下一个树桩,应该是出于保护的目的。希望能够天随人愿,待到来年春天枯树再发新芽,让这棵古槐永远枝繁叶茂地护佑着这一方水土这一方人。

700多岁的老槐树

与遛弯的村民相伴而行,沿河谷边的砂石路一直向北,一边听他们讲柳观峪的故事:古时柳观峪建有柳观峪堡,村中有柳观峪塔、宗峰寿塔、双龙禅院等,这些古迹现已损毁殆尽,只有柳观峪塔的基址还在路边山坡上依稀可辨。莲花山因一溶洞内有石花形似待放的“莲花”而得名,山中多奇峰怪石、秀水异洞,一年四季都很有看头,只可惜名声不大,进山的路也不好走,旅游业还没发展起来。

蓝天、白云、飞鸟

在一个岔路口,村民说顺河谷直行可爬长城,翻过两座山头就进入了祖山景区,经常有驴团去那边穿越;右转是莲花古寺,半山腰上立着一尊巨大的观音像,寺的规模很小,虽然叫古寺,但应该是现代产物;左转可登顶南天门,曾经的双龙禅院遗址就在左边山坡上。

远望长城

所谓看山近、走山远,看着南天门那棵标志性的大松树并不遥远,但真正爬起来却要足足花费一个多小时。因为山路都是盘桓而上,绕来绕去就有了路程,况且冬季山间积满落叶,上面还残存着薄薄一层雪,踩上去很容易打滑。这不仅给攀爬增加了难度,也非常消耗体力,我们穿行在橡树林中,小心翼翼地步步为营,一会儿就气喘吁吁、汗水涔涔了。

山中雪后

行至半山,有一处突立的大石头,但闻山风飒飒、梵乐袅袅,还以为有游人呢,循着声音找去,才知石顶上有一个圆圆的放音机,上面装有太阳能发电板,就那么一直不间断地循环播放着。继续前行,途径一处“龙泉”,其实叫“泉”有点勉强,不过是石缝间滴滴答答的水,但水质清冽,经年不竭,积聚的水流被冻成小小的冰瀑,靠近石缝处形成大小粗细不等的冰溜子,状若钟乳石。

龙泉

终于登顶莲花山,峰顶有巨石,因面向正南,故称南天门。巨石上有一棵参天古松,躯干挺拔、枝杈茂盛,树冠形成百余平米浓荫,如果在夏季,是很好的纳凉休息处。据说古松已有三百多年历史了,干围至少要两人合抱,树干被包裹了层层红布,树枝上挂满彩色经幡,估计是善男信女所为。古松盘根虬结,深植于坚硬的岩石之中,在如此风大雨稀、贫瘠少土的山巅上生存数百年而不衰,不能不令人感叹其生命之顽强。更称奇的是整个一面山上都是栎树、橡树等杂木,唯有这棵老松一树独秀,也难怪古松成为莲花山的重要标志、被当地百姓视其为神树了。

300岁的古松

古松所在的山顶南面是万丈悬崖,山风劲吹,立犹不稳,我们都不敢站到边缘去。西面是坡度陡峭的又一个山头,乱石犬牙交错,到处荆棘杂草,需小心谨慎地手脚并用方能前行。此时山风愈大,两侧嶙峋的怪石令人不寒而栗,为安全起见,我们放弃了继续攀爬,又返回古松处。松树北面有绝壁数丈,绝壁下是一平台,平台西面的山体上有一扇门,推开吱呀作响的门板,竟是一天然洞穴,洞内深而宽,昏暗寂静,可容纳上百人。

梵乐袅袅

南侧洞壁上有一扇木框小窗,探头望去,居然是一个洞中洞,洞狭窄而深长,尽头依稀可见火焰样光亮,突然想起村民说下去时要用手电照路,指的应该就是这里了。拍了拍砰砰跳的小心脏,壮着胆子钻进窗框,开足手机电筒照亮,一步步踩着凹凸的石头小心下斜,约二十米后豁然开朗,原来这个洞中洞的下面是一个不深但更大的洞穴。洞中洞的下口立着一架用铁丝和树干绑成的简易梯子,高高的呈90º垂直状,本来就恐高的我真有点害怕,但禁不住好奇心驱使,还是战战兢兢地攀着木梯爬下去。

洞中洞

下面山洞的洞口往上是古松南面的悬崖、往下是深不可测的谷底,虽然有洞口但人无法出入,洞中洞就成了其唯一的出入口。洞中洞连接的上下两个山洞中均有人为的土炕和类似地炉的取暖设施,可能是为闭关修炼的僧人准备的。我惊诧地吐吐舌头,这样的荒无人烟的大山深处,不要说让我来住,想想就够吓人的了。

冬天的山野

这一日,天气出奇的晴朗,蓝蓝的天空一丝杂质都没有,只在远山与天的连接处才有些如烟似缕的白云。偶尔经过的飞机,听不见一丝声音,却拉出长长的白线,在天空蔚蓝的底色上形成漂亮的尾迹云。

看,灰机

流连冬日的山野,看天,天辽阔,看山,山巍峨,看水,水婀娜,不懂诗赋的我也即兴作顺口溜一首,以吟记柳观峪风景:

柳观峪村莲花山,

古松屹立天地间。

冬日暖阳融融照,

无际长空纯纯蓝。

老门楼

老槐树

怪石嶙峋

参天古松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